让我情不自禁的去想拥你入怀,紧紧地,不放手

w 2023-05-31 09:05:17

布谷鸟鸣叫的季节是充满诗意的,花儿零落在细细春雨里,树的枝桠早就冒出新意,群山簇拥的城市,在雨中,开始蒸腾。

 

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这是一个朦胧的世界,三月,却不是扬州。这里是柳州,柳柳州生活过的地方,这里有他的雕像,有他的词,有他的韵,以及诸多因他而命名的景与物。依江而建的他的石雕,低头是在沉吟?还是在沉醉?“惊风乱飐芙蓉水,密雨斜侵薜荔墙”,千百年前也是这个场景,那个地点吧!而那在柳侯公园里三三两两的走着惬意的人儿,是在缅怀或者只是在享受这里给予他们的内心的宁静呢?

 

雨雾笼罩的世界里依然车水马龙,远光灯照射下便成了仙境。柳江穿梭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,林立的大厦被雾海淹没了顶。闪烁的霓虹灯指引着视线,说:往山里去吧,往山里去吧!

 

于是,眼前便没有了灯红酒绿了,一切都归于宁静。闲散的路人,和谐的家人,耄耋的老者背负着双手徐徐前行。这里不需要匆忙,这里不再是职场,这里是树的世界,是雨的世界,更是画的世界……

 

大龙潭,雨中泛舟的情调是有多久没见了呢?一直都在心里想着的这么一幅场景,对于一个充满美的幻想的人来说,我并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尴尬的承认:这是第一次见。飘渺般的水雾浮在水面,和着亲人、友人,摇一小船,投入水的怀抱,坐在船头船尾,依稀在潭中留下倒影,让笑声尽情荡漾吧,让它荡漾着远去,远去在这仙境般的水的飘渺的世界!走进山的怀抱吧,爬上山顶,去俯瞰,去高歌,去享受那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纵山小”的豪迈!雨,是大自然的精灵,洗涤一切污尘!朦朦的世界里,到处都是童真。

 

新荷催嫩柳,风雨桥上的故事谁人在延续?携手走过的情侣们看到的是桥上的风景还是那内心的彼此?端坐桥上拿着画笔的画家又是否找到了心仪的手绘对象?桥下鱼儿冒出泡是在艳羡这一切吗?古人的“只羡鸳鸯不羡仙”想必也是与此情此景发出的感慨吧!

 

一位父亲带着的两个十来岁孩子在写生,旁观着一大群的游客,不时的发出阵阵惊叹,当心灵至纯,看到的所表达出来的也就至纯了。到处都是吟诗作画的佳境,到处都是摄影取景的场所,“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”,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朦雨亦奇”,这是人类对大自然的回报。

 

夜晚的柳州在雨中尽情的摇曳它那绰约的风姿了。浮桥上,江柳滨,晚风轻轻送雨归,一切皆在灯光下抹了抹蛋黄。仿古的建筑,静默的山,还有那流浪的歌手,吆喝着的地摊老板哟!雪白的宠物狗前方欢愉的蹦跳叫唤着,是在呼唤着它主人看那无穷的美景吧!河岸的树枝迷幻的倒映在水里,倚栏而立的行人们是醉了吗?那便醉了吧,醉在这无边的夜色、无尽的朦胧中吧!

 

烟雨的世界,是天神不小心遗落在人间的吗?我深深的迷恋着的你,入了我心扉的你啊,你为什么这么沉静又这么的勾人心魂而让我不可自拔,让我情不自禁的去想拥你入怀,紧紧地,不放手!

 

有些东西,在不知不觉中消失,让我们只能守着回忆这个看似有念想,却已是繁花落尽的词。纵然如此,又有谁学会用力挽留?又有谁为此惋惜叹息?也许我们只能书写着故事,将它淤埋于那本厚厚的心灵笔记,在每个静谧的夜,在每缕幽凉的风,一页页地翻阅着,然后回到那漫长的很久以前……

 

儿时,在农村的小水沟和水田里,有着一种让我曾经为之着迷的小鱼儿。印象中的这种小鱼儿,个体都很小,最长的也就几公分,多数是红色与暗红色为主,身上会间隔着一条条灰白色的竖斑,鲜艳夺目。有种美丽得你不敢相信的感觉,甚至会质疑这种生物真的是生活在水沟和水田里?

 

那会,每每到暑假,我就会从城里回到乡下。然后就跟着村里的大哥哥们,卷起裤脚,光着小脚丫,拿着那种竹条织成用来筛谷用的筛子,一溜烟,就冲到了小水沟和水田里。完全不顾身后爸妈的叮嘱和担忧的眼神。

 

小水沟和水田的水并不深,只是到小腿处,所以我和村里的那些大哥哥们,自然是轻松自如地穿插其中。用不了多大一会,便用那竹筛子掏捞了好几十条。那时的我,开心得就只剩笑容了。仿佛就成了那些尚未被我们抓捕到,还在自由自在畅游的小鱼儿。

 

然而,让我感到苦恼的是,每次我都会遭到不公平的对待。抓到的小鱼儿,那些大哥哥永远只会分给我两三条,以至于我总是握紧小拳头和他们理论。当然,结果永远也是无果的。

 

最后在我的愤愤不平中,却也只能维持原判,分得个两三条。可那不失为我会对它们宝贝似的。乐呵呵地把它们拿回了家,倒了在爷爷盛水用的那口瓦缸,每天看媳妇似的,看上个好几遍。

 

往事如烟,如今这些场面,早就成了梦里轮回,再难回首。而那种后来才得知叫菩萨鱼的小鱼儿,在农村更是不复存在,死了在泛滥的农药和农田的荒废。

 

不过,在那让岁月塞得满满的脑海,仍旧留有一隅之地让它们存活着,还能看到它们在小水沟里摆动的身影,还能看到它们在水田里追逐的身影。但,它们也只不过是活了在记忆的鱼缸罢。

 

在一条条水泥公路满布,在一块块荒废掉的农田,你很难找到在记忆深处;炊烟袅袅,草木葱葱,那种静美如画的风景。完全颠覆了农村的释义和印象。不知道这是可羡还是可悲,但我只知道:它毁掉了我童年的一个梦!

上一篇
地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?我们的未来,谁来买单
下一篇
那般感受痛彻心扉,如今却深切怀念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